这或许就是小萍喜欢上刘峰的启幕吧,因为刘峰的小时也通透到底对文艺工作团寒了心

坐在影院里,好似看到了人生的映照,其实人生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从出生起,就努力的活着,年轮转得再快,我也还是我,得不到肯定又如何,只怕到老来细想年轻时,翻不出一幅喜欢的画面。
对于影片本身而言,她是时代的映照,学雷锋模范的刘峰,文工团合练的沂蒙山,慰问演出的南国北雪,枪林弹火中的残肢断臂,冯导这个岁数的人,对那个年代的符号就如同我们微信里的表情包一样熟悉,在属于他的舞台里,他更愿意让我们借助电影的每一幅画面,对故事有种更为强烈的代入感;一千个人的眼中有一千种哈姆雷特,我看着小萍从刚进入部队时候的欢欣,到离开时的如释重负,握着十六岁军人的手说着宽慰的话,在草地上舞出自己年轻的模样,最后靠在刘峰肩膀上享受属于自己的依靠,一幕幕过往几多次让我在许多陌生人面前泪流不止,不好说这样的结尾是悲是喜,但听到小萍能幸福的老去,这最后的泪花也是满含欣慰的,想必那张在芳华年代的照片,小萍再不会让她损毁哪怕一个角落。从小上学都在经历集体主义的我们,想必都或多或少的欺负过一些不合群的、内向的同学,冯导借穗子的视角,不显山不漏水的讽刺着文工团的几多面孔,包括穗子自己,甚至连他自己都说,小萍以为进了部队就不会受人欺负,但最终,该来的还是会来,小萍此生只遇到了一个愿意给她慰藉的人,刘峰离开之后,小萍厌恶着每一张与她朝夕相处的脸庞,得知自己被文工团下放到野战医院的时候,是自照片里的笑容之后第一次咧开嘴角,这种微笑对荧幕前的我们来说,和小萍一样最大的体会便是解脱。中越战争时期,即便她面对着无数烧焦的尸体,残缺的身体,干涸的血浆,她的脸上写着的只有坚毅,以及对遇见刘峰的期许,二十多年的跨越里,从毛的巨幅照片被黑布遮盖到CocaCola的广告出现在军区大院门前,我一直在等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医院里刘峰松开握着小萍的左手,擦掉挂在鼻尖的泪水的一瞬,我好想明白他们不会像集结号里的赵二斗与桂琴一样相伴而生,他还是那个不愿放下内心高傲的人,小萍封闭自己之后,刘峰也没有对她表现出更多的关怀,好在萍遇到了自己的芳华岁月,若不是那场演出,这个故事的结尾将变成彻底的悲剧,甚至比被嫌弃的松子还要直击人心,各自经历生活的磨难之后,即使没有那一纸名分,两个被集体和年代所抛弃的人,最终成为了彼此的依靠,也是我唯一能写下这篇观感的理由。
除了小萍的人生之外,感触最多的场景竟然是政委在最后的晚餐上拉着口水丝喝酒,搪瓷缸互相碰撞着,他的人生好似也走到了尽头,面对荧幕我对政委只有无尽的愤恨,而坐在桌前我明白了,他的人生也满是无奈,正像身边年长的领导一样,他没有选择,所有的行为只为了维护那自己渺小的大局,而属于他的芳华,怕也是在前线忘我的岁月了。
忘了说,电影里还有每一个男生都幻想过的世界,小萍初到浴室的那一幕,我好似看到了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一般,而后在穗子奔回宿舍的时刻,又带向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每一次的排练,除了年代的象征之外,也是每一个观众都能看到的芳华年代了吧。

何小萍(苗苗 饰),初到西南某文工团的时候,正是17岁的芬芳年华。
她是被文工团的“活雷锋”刘峰(黄轩
饰)接到文工团的,在文工团大院的门口,刘峰对着站岗的军人敬礼,小萍也学刘峰的样子,不过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刘峰耐心的纠正她的姿势。
新鲜的事物,新鲜的人,一切都让小萍觉得欣欣向荣的样子。她勤奋、刻苦,坐了好久的火车,但当副队长要求她空翻的时候,她还是强忍着不适圆满完成。
她以为自己已经逃离了那个把自己当做累赘的“家”,获得了新生,然而小萍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她的到来,就注定了被孤立被排挤的开始。
……
“你都不知道她身上那个味儿!哎呦!就跟从泔水桶里捞出来一样。”高干子弟郝淑雯如是说。
萧穗子(钟楚曦
饰),是《芳华》中为数不多的中性偏好的人物。作为小萍的室友,她在小萍刚来的时候和被人欺负的时候都给了很大的帮助。
当帮小萍领完生活用品,因为冬季军装的不足,小萍不能及时穿上军装的时候,她出言安慰:“那个军装啊,不下水过几遍,都没办法穿,就跟纸片一样。”
然而小萍脸上还是难掩失落…… 小萍偷偷穿了林丁丁(杨采钰
饰)军装,在大家都吃饭的时候,偷偷跑去照相馆拍了一张军装照,寄给在劳教所的亲生父亲……
本来这个事情是密不透风的,小萍只要及时把照片取走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然而,突然而来的慰问演出打乱了她的计划。
在表演完毕后,坐在车上的郝淑雯看到了橱窗里小萍的军装照,她告诉了林丁丁,打算与小萍对质。
“小偷!撒谎精!”——林丁丁
小萍撕碎了象征着自己新生的军装照,把它塞到了坏掉的木地板下边。
要等到很多很多年以后,断臂的刘峰和成熟的小穗子才发现了它。
“你看那时候她笑的多好!”
整个寝室都孤立她,排挤她。在文工团的青年们一起在泳池嬉耍时,小萍只是在一旁的水池边洗衣服。
他们猜测加了海绵垫的内衣是小萍的,小芭蕾(王可如
饰)甚至联合女生一起要撕小萍的衣服……
文工团的人除了小穗子和刘峰都不喜欢小萍。
在男女双人舞的时候,和小萍一起搭档的男舞蹈演员就拒绝“抱她”。当着整个文工团的面,说小萍身上有味道,小萍很是窘迫。只有刘峰接纳了小萍,他对小萍说:“我和你一起跳!”
这也许就是小萍喜欢上刘峰的开始吧。 而刘峰喜欢的,一直都是唱歌的林丁丁。
“触碰事件”
70年代,正是邓丽君流行的开始,磁带机里缓缓流淌出婉转袅绕的声音,“我感觉,这就是为我唱的!”
刘峰在受到歌声的“鼓励”下,向林丁丁倾诉了自己多年来的情愫,他喜欢林丁丁好久了,但是怕耽误她的前途,一直不敢表白,等到林丁丁终于入党提干了,才勇敢的表达出来。
…… 这一幕被路过的两个人看见了,“好啊!林丁丁,你腐蚀我们的活雷锋!”
——转折就从这里开始了
有人告发了这件事,刘峰被调取审问,“流氓”这两个字像帽子一样扣在了这个“活雷锋”的身上,文工团的人们好像都忘记了他之前为这个集体奉献的事情,一个个冷漠不可思议。
林丁丁没有站出来,反而诬陷了刘峰。 他被调到伐木连做事。
走的那一天下着雨,和小萍来的那天一样。
他们在文工团门口相互敬礼,小萍的动作很标准。
“一个从来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刘峰走后,小萍也对这个抛弃刘峰的文工团失去了信心和希望,她消极着。
在一次去藏南慰问演出的时候,因为卓玛受伤,所以要求她作为替补出演A角,但她拒绝了副队长的要求。假装自己高原反应发烧企图逃避,不过也没能逃过政委的法眼。最后成功演出完,也被调到医务队工作……
越南战争,刘峰负伤,右臂被截。
他是真的不想活了。因为只有死,才能够证明自己,当他成为一个烈士的时候,他的事迹就会被广为流传,甚至编成一首歌,被一个名叫林丁丁的女歌手唱着。
“他是很好很好的人,比雷锋还好。我配不上他。” 战争结束后,
奋力抢救伤患的小萍被评为英雄,她的事迹被广为流传。 可她却疯了。
就像是原来北方过冬经常囤下的大白菜,大白菜被放在寒冷的院子里,当把它拿到温暖的屋子里来的时候
,就容易坏了。 小萍就是那样一颗大白菜。
文工团最后一次表演,在《沂蒙颂》的音乐响起的时候,坐在台下英雄席中的一直没有反应的小萍,偷偷走了出来。
在一片草地上,在月光下,翩翩起舞,这也许就是她青春芳华里的唯一一次绽放。
告别大会结束,文工团的成员各奔东西。
林丁丁嫁去了加拿大,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陈灿和郝淑雯在一起了,还有小穗子没送出去的情书……
1999年,海口
落魄的“断臂英雄”和已经成为作家正在办签售的小穗子以及嫁给陈灿的郝淑雯再次相遇。他们在书店一起话聊,郝淑雯拿出一张嫁到加拿大的发福的林丁丁的照片,就好像所有的事情从来都来都没有变过。
……
在车站,小萍说出了当年一直没说出口的话“你可不可以抱抱我?”两个备经沧桑的中年人相偎在一起。
画面定格,旁白响起——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话虽不多,却待人温和。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停在这里,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都说这部《芳华》承载了冯小刚、严歌苓二人的文工团怀念,在《芳华》的纪录片里,年轻的演员们都表示,这部片子就像是在拍导演的青春。也许年轻的人们真的很难设身处地的想象当年,就像是我们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情理所应当,却很难接受那段我们不曾经历的历史。
看完芳华后,我们不禁感慨时间无情,谁能想到小号吹得那么好的陈灿最后成了一掷千金的地产大亨,周游在全国各地,只为了拿下一块地皮,却再也没碰过小号;直爽傲慢的郝淑雯成了一个温柔的母亲;立功无数的“活雷锋”现在只是一个在生活中苦苦挣扎的小贩;就像当年年轻的文工团里的冯小刚成了现在知名的冯导。
也许,许多许多年以后,我们看芳华,就像是现在冯导看芳华,或许会更有深的感悟。不同的是,这是他的青春,而同样的,我们也有我们的不同的青春。
芳华,不只是一代人的芬芳年华,更是我们应当理解的历史。
2018年,90后的我们也全部都成年了。 岁月,请对我好一点。
毕竟,这也是属于我们的青春芳华!

冯导新作,片名芳华,乍一听还以为不过是时间线倒退二十年版的致青春,不过是披上了那个特别的时代的外衣,然后就又是一波中年人以及强说愁的年轻人一起感叹下逝去的、难忘的、激情燃烧的青春。
        好吧,既然标题的两个字“芳”和“华”都是美好的字,那想必是充满了宏大时代印记或是灿烂美好岁月的讴歌吧,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一代人的血色浪漫,怎么引得起大家的强烈共鸣呢?片子的好坏咱们不谈,也甭管冯导是不是在堆砌诸如样板戏、港式服装、邓丽君等时代标志,我们就说说里面的人物,可真是让人看了后百感交集。
        刘峰,男主角,父亲是木匠,继承了灵巧能干的双手。开篇(文革中后期)就是伟光正式的活雷锋,受到整个文工团从上层到“群众”的广泛好评,超级大好人,用了不下十件事情铺垫了他的无私和奉献,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也和一帮干部子弟混得溜熟(毕竟常年作为和北京上海那些爸爸辈转交物品和书信的快递小哥),当然也凭借这个一举夺得女主角何小萍的芳心(这是后话)。然而在文革后,在邓丽君靡靡歌声的鼓励下,对林丁丁(干部子女)真情告白还被人撞到,以莫须有的“流氓”行为(疑为林落井下石)下放川滇边境伐木累,哦不伐木连,从此看透人心,虽然善良不改但是也认识到阶级的不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还是前线部队的副连长,一次任务中被伏击,队友死伤大半,自己也落下了失去右臂的结果。在改革开放初期和九十年代下海的时候,虽然和文工团的昔日战友都有交集(尤其是穗子),但终究因为不同路而生活轨迹越离越远。
        何小萍,女主角,老爸劳改(而且看起来是文革前就打倒了的,是不是真的该打倒的对象不知),6岁开始被继父一家欺负,终于参军加入文工团,被文工团欺负(出了刘峰),因为刘峰的时间也彻底对文工团寒了心。终于在一次高原慰问演出时候因为A角受伤,获得了以前朝思暮想的上台机会(一直作为B角在服装组打杂),却装病不参加演出。文工团政委从军医处知晓此事后,不但不揭发小萍,也不告诉小萍,而是在台上演戏告诉所有人今天“小萍同志是带病演出”,遂在所有人的鼓舞和期望下小萍完成了演出,正当她以为获得了日思夜想的荣誉时,确被文工团处理下放野战医院。之后小萍也去了越南,看到了太多的残酷和创伤,战后只能进入精神病院。多年之后在刘峰和医院的帮助下(这个没演,推测的),终于康复出院,最后还是和终于在云南蒙自同刘峰祭奠了烈士墓后,把憋了近二十年的话说与了刘峰,表明了心意,两人在相依为命中度过了平凡的一生,没结婚,也没育子。
        另外的干部子弟一帮,他们都各有所长,有号手、主唱、领舞、风琴手等;他们也性格各异,善良且敏感的穗子,不坏但是自私的林丁丁,看重出身、大姐大的郝淑雯、直爽的陈灿、纨绔且不羁的朱克等。
        他们在物资贫乏的七十年代吃饱穿暖,有说有笑,他们甚至可以在灿烂的阳光下尽情享受游泳池的嬉戏,还有每隔一段时间刘峰会从北京带给他们父亲们送来的零食等。
        他们也可以在改革开放初期,利用家里之便穿上时髦的港货,可以用别人都没见过的录音机放邓丽君。
        他们在八十年代文工团解散当天痛哭流涕、互相送别缅怀,他们的友谊我不怀疑,但是第二天酒醒后,大家实际上已经该出国的出国,该门当户对成婚的成婚,该专业下海的下海,他们的路永远通常而且不偏离正确的方向。
唯有集所有优点一身的刘峰和唯一站在刘峰身边的小萍还在前线作战、痛苦挣扎。
        林丁丁其实在台词里面给了我们答案,因为革命江山是我们(的父辈)打下来的啊。当然这句话是林丁丁对着还没表明身份的陈灿说的,陈灿在文工团解散前说自己父亲是昆明军区副司令的之后,郝淑雯也对陈灿刮目相看,最后两人走到了一起,不得不说阶级光环的Buff修正效果还是很强大,可以显著增强人物的正面效果和隐去负面效果。
        当然,我们需要强调的是,整个片子没有特别坏的人,实际上没有坏人,大家基本都是三观正、善良和正直的,可是高出身的人都是好结局,低出身的人结果都不太好,剧中刘峰也说,他的结局好不好还是看和谁比了,和陵园里面躺着的战友当然是好的,这是一种多大的无奈和自我宽慰啊。
         所以啊,冯导的这一波操作真的是影响不好,这样一搞那些优秀的但出身低微的好人、善良的人却没有大家想要的善终,大家还怎么当“雷锋”呢。他们的青春、甚至是人生是不配称作芳华的,只能叫做过去。哪怕是十年、二十年后见到故人,也不能如那些开局好、过程好、结局也好的文工团战友们一般释然,把当年的喜怒哀乐作为谈资成为亲切的回忆,因为刘峰、何小萍们的“芳华”都只是被时代和命运所无情燃烧了,燃烧在无人关注的无名之处。
        幸福的、值得回忆的青春才叫芳华,苦难的、颠沛流离的经历只能叫过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he best
dram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楼一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PS:
        要说最坏的一个人,我认为应当是政委了,虽然他有很多正直的举动,比如众人都嫌出汗多的小萍臭不愿意搭伴跳舞,他严厉训斥了所有人,然后政委还是知道训斥归训斥,这帮子弟还是处罚不得的,最后还是只有老好人刘峰撑着腰伤来帮小萍练舞,还因此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那个被林丁丁嫌弃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活雷锋形象,也因为大家的偏见染上了几分贬义。
         再如政委躲不开的黑点,刘峰和何小萍的下放野战连队基本可以明确或推测是政委做的,虽然这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是为了保持这个团队的“纯洁性”和团结,是必须要处理这两个人的,尽管他可能有惋惜(刘峰)和怜悯(小萍)。所以啊,虽然我们相信最后政委和大家的离别是真性情,对团队的出发也是好的,但是他的这些看似过失的“不善意”终究带给了别人一辈子无法愈合的创伤。

PSS:
        全片最喜欢的就是穗子了,颜值高,善良,干部子弟(但是应该不是那么高干),比较难能可贵的是能够深刻理解和关注刘峰、小萍这样的“底层”。当然,她并不能改变什么,无论是自己还是刘峰。多好的姑娘啊,却还是因为“闺蜜”郝淑雯的抢先一步,没能和陈灿走到一起(当然陈灿一直也没有表现出来喜欢穗子就是了),穗子的感情失败(其实只是暗恋失败)也应当是干部子弟一帮最大的挫折了吧,如此相比,却比刘峰们好过了太多。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potte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