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庭教育青少年怎样写诗,  聂鲁达让他牵线小岛上的奇景时他略带害羞而毫不含糊的作答

意大利电影《邮差》,摄制于1994年,导演迈克尔雷德福。曾以真挚、素朴的风格,简单、动人的情节,以及悠扬的音乐荣获奥斯卡最佳剧情奖与最佳原创音乐奖。

    亚德里亚海岸一个宁静的小岛上,一个逃亡国外的诗人与一个当地青年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诗,关于爱的故事。
1952年,意大利的小岛迎接了两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来自智利的诗人、政治活动家聂鲁达,和他的情人马蒂尔德。同时也迎接了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潮涌般的信件。当地渔民的儿子马里奥由此幸运地得到了邮差的临时工作,并在与诗人的交往中与其产生了深厚的友情。马里奥爱上了旅店女郎碧丝,因为爱,他进入了诗的国度,因为诗,他赢得了所爱之人的芳心。
    细润的海风伴着笨拙的自行车,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一个愚钝的青年单纯地往返着,追寻着。
    诗歌进入了一个质朴青年的内心,为他开启了另一个世界。
    清晨的海边,诗人教青年怎样写诗。就像聂鲁达在影片中所说,“世界是个隐喻”。这是一个诗人眼中的世界。世界中的事物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向诗人呈现,或质朴,或浓郁,或欢快,或伤感,诗人用他敏感的内心体会着万事万物不同滋味。他以诗人的眼光体会这个世界,把这个世界融入诗句之中。隐喻是一种搁置。诗人把它放在那里,让各种具体事物不同的姿态、内涵自然酿成一杯浓郁的葡萄酒。在语言的王国里,它饱含韵味与隽永的汁液,散发着独特而迷离的香气。当马里奥理解这一切时,他被赋予了一双更敏锐的眼睛,他眼中的世界改变了。当渔网变得“忧愁”,当碧丝的面容化成“翩然飞舞的蝴蝶”涌现出来时,他也成了一个诗人。
    爱让马里奥病了,他希望继续病下去。沉醉在爱情的世界里犹如沉醉在诗化了的世界里,让人痛也不忍离去。而此刻的碧丝也成了一个诗人。她与马里奥正如同马里奥和聂鲁达的关系。我甚至怀疑她爱上的究竟是马里奥还是诗,抑或是爱上了一种爱的感觉,一种诗意的世界。原本夹杂在粗人醉汉中的气鼓鼓的旅店女郎,变成了一个温柔又多愁善感的女人。爱和诗让她内心里最敏感而柔弱的女性气质释放了出来。
 “读者教给诗人怎样开始写诗,诗人教给读者怎样读诗。”正如陈嘉映所说,读者是诗人写诗隐秘的动力,他们深藏在作者背后。而诗人是读者关切、情感的开启者。马里奥给予了聂鲁达灵感,聂鲁达则教会了马里奥怎样观看这个世界。
    第一次面对录音设备的话筒时,马里奥不知道怎样描述这个小岛的美,而诗歌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美的存在。当诗人走后,他重新对着话筒,记录下了那里或轻微或汹涌的海浪,来自悬崖上和灌木丛里的风,还有他未出世的宝贝的心跳声……
    遗憾的是,马里奥在一次朗诵诗歌的突发状况中意外死亡。这个纪录着小岛美景的小黑盒子成了妻子对他,对聂鲁达唯一的纪念。
    诗是影片的线索,影片的内容,也是影片的味道所在。
    爱同样是。
    诗人不仅教会了马里奥怎样写诗,也教会了他怎样爱。
    聂鲁达被自己的国家放逐,但他不仅仅属于那里,整个世界处处都是他的家园。他的心灵是自由的。这位伟大的诗人,这位视社会正义和诗艺同等重要的直言不讳的政治家,深沉的爱着自然,爱着女人,爱着面包和葡萄酒,爱着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人民。他宽广的胸怀,他对一切平凡事物炙热的关切让马里奥深深感慨,也给了他远大于求爱上的帮助。同时,影片让人们再次回忆起了这位伟大的诗人,也献上了世界人民对他真挚的崇敬。只是记忆太脆弱,而遗忘又都是那么残酷。诗人在多年之后回到小岛,却不见了昨日的一切。
    
    片中的人物都有着质朴而真实的本性,亲切可感。亦如那个意大利典型的小镇。碧空下,简陋的街道与象牙色的房子安静地对话;干净的风携着潮湿的水汽,让青翠的树木自由地呼吸;酒店里醉汉粗声抱怨,老板娘不停地唠叨融成一团……这些都是小镇独特的风景,小镇上人们真正的生活。面包加葡萄酒,下水道和选举会,这就是吃不尽喝不完,赞不绝骂不够的生活。

   本片出了叫《邮差》之外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名字——《事先张扬的求爱事件》,很久没碰到这么好看这么让我有感觉的电影了,舒缓平稳的节奏中透着点有趣的冷幽默,几位主角张弛有度而且浑然忘我的表演,还有那绝不张扬但是绝对动听的配乐,让我又找到了看《天堂电影院》时的感动!
  最喜欢的是主角马里奥,纯朴而且憨厚,极其腼腆,而且总能说出非常有意思的话来。作为小岛上唯一的邮递员他给岛上唯一的收件人送信,那个人就是聂鲁达,伟大的诗人。诗人这个词在这个我们现在这个纷乱繁杂的年代似乎已经非常珍稀了,但是在那个年代可是无比风靡的,尤其是对女性来说,那应该算是浪漫和才华的代名词。
  马里奥因为喜欢了一个漂亮的女孩而想自己作诗,作不出来就直接引用了老聂的诗,因为他认为诗歌不是属于诗人的,而是属于那些需要诗的人的,作为共产党的聂鲁达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说:“你这还真是民主呀!”
  聂鲁达问马里奥网的暗喻是什么时,他略加思索之后回答道:“忧愁!”
  聂鲁达让他介绍小岛上的奇景时他有点羞涩而毫不含糊的回答:“比阿特丽丝.鲁索(他喜欢的那个女孩,他后来的妻子)。”
  还有很多,简直就是可爱极了。我认为我的叙述简直无法传达他的可爱之处的十分之一,那种内敛的神采让我觉得他比阿甘还可爱。
    马里奥因为参加共产党的游行而被警察打死了,而他也最终没能当众朗诵自己给聂鲁达写的诗歌。
    最后,也是最催泪的地方就是那盒马里奥给聂鲁达录的各种岛上的自然的音乐,风声海浪声还有他未出生的孩子的心跳声。那一刻,聂鲁达和妻子得知自己的朋友去世的消息时,我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遗憾的是扮演马里奥的演员马西莫.特罗西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就去世了,这是这部电影唯一让我郁闷的地方,真是天妒英才啊!
  片中的圣安东尼岛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那里的人民也都很可爱。比如那个神父,比如那个邮局局长。
    片中的聂鲁达是一个很精神很罗曼蒂克但是又不乏童心的老人。决定以后要找找这位老爷子的书来看看,我这人不是一般的爱屋及乌。

电影的故事情节平淡无奇。
讲述的是:二战期间,著名的秘鲁诗人普鲁达因以诗歌作为武器,直指统治阶级而被流放意大利的圣安东尼岛。在岛上生活期间,一位专职为他送信的邮差马里奥,以其单纯、美好的个性,和对诗歌慕名的好奇与热爱,而成为了普鲁达在当地最亲密的朋友。整个故事的气氛平和而温情,即使在结尾讲述马里奥不幸故去的时候,哀伤的情绪也把握的节制有度。使观众在欣赏的时候,虽不会有狂喜或痛悲的悸动,却始终静默无语、不忍离去。


得一提的是,影片的音乐很好的配合了影片的节奏。当地的特殊乐器班多钮手风琴与口琴、小提琴汇聚到一起,把小岛上的乡村情调恰到好处的展示出来。伴随着马里奥颠簸的自行车,主旋律婉转而悠扬,节奏感十足地和着。流淌出的不只是音乐,还是一条具有时间性的长线,纤巧而弹性十足,回旋荡漾在人的心里,断断续续,又绵延不绝,滋润着人们的心怀。观众仿佛也感觉到了拂面的海风,自行车下滑溜溜的石子,还有那醉人又恼人的生活。
    片中还有一段音乐是来自阿根廷探戈舞曲“Madres-elva”(塞尔瓦母亲)。在马里奥送来的邮件中,诗人的妻子马蒂尔德发现一叠唱片,她选出一张放在唱机上。黑胶唱片带着独有的古旧气质旋转着,诗人和妻子在舞曲中翩然跳起了探戈。南美独特的蛊惑力散发得肆无忌惮,也携来了诗人家乡的文化气韵。

置于荣获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这部影片可谓是举重若轻。
没有宏大的交响管弦,没有激烈的摇滚节奏,也不像《放牛班的春天》有如天籁的童稚嗓音。只是一把西班牙吉他、一架手风琴和一把小提琴,闲散、简易得好像一支乡村乐队,悠闲自得。在波浪碧透,海风习习的岸边,在夏日布满星星的夜空下,在漂泊摇曳的渔船上,信手拨弹两曲,自由而且自然。当这样的旋律穿插在影片的情节当中,你几乎时时刻刻都在被它感染,所牵动着;然而你又似乎根本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
这让我想起了马里奥为了他的执友,诗人普鲁达,用岛上的各种声音所作的“诗”:第一,是海湾的海浪声,轻轻的;第二,海浪,大声的;第三,掠过悬崖的海风声;第四,滑过灌木丛的风声;第五,爸爸忧愁的鱼网声;第六,教堂的钟声;第七,岛上布满星星的天空,我从未感受到天空如此美丽;第八,我儿子的心跳声。
也许,普鲁达可以用文字造就更加绚丽的诗句,但是,恐怕没有一首是比这首“声音的诗”更令人神往的了。因为,种种声响就仿佛是圣安东尼岛生命的呼吸一样。平日自然到你无法意识到它的存在,但当你真正用心去感受时,才会发觉原来看似最自然不过、最平淡无奇的才是一切生机的源泉,才是生生不息的原动力。
也许,《邮差》中的音乐也是凭借着与情节浑然天成与自然和谐,而受到了观众与评委的一致青睐吧。

    整个影片简单纯朴,就像它所表达的东西一般纯真。线性的叙事结构,少量的人物,不加修饰的镜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真切可感。没有花哨的技巧,没有晦涩的表达,观看这样的影片就像是吹着亚得里亚海的海风,闲适舒畅。每一幅画面都被清新淡雅的色调包裹着,导演安详和蔼的把故事向观众娓娓道来。没有大风大浪却细致入微,不精雕细琢却朴实大方。而正是影片的真诚,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平凡的青年与诗人之间微妙的情谊,感受到了诗的魅力,爱的美妙。

然而,一部影片若能够深深的打动观众,使其静静观赏,无暇其他,单凭美妙的音乐和温情的细节恐怕还是远远不够的。
即便是马里奥的单纯、羞赧;普鲁达的执著、善良,也至多是构建了一部影片平和温情的基调,而远不足以成就一部出色的影片。所以,影片中所体现出的精神线索才更值得去思索。——浪漫化的《尤利西斯》

在一篇影评中,作者提到“普鲁达是一个父亲的形象。”这是我联想起到了《尤利西斯》中的情形。尤利西斯与特勒马克思都在寻求精神上的亲人。当两人相遇时,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尤利西斯找到了精神上的儿子,而特勒马克思得到了精神上的父亲。
回想马里奥与普鲁达之间,似乎也存在着这样一种类似的微妙联系。
在影片的一开始,马里奥就与他的父亲在今后的人生规划上出现了偏离。生性怕水的马里奥无法实现父亲的愿望去当一名渔夫。去做邮差也只是迫于生计压力的暂时之举。他一直梦想着去美国、日本或是哪一个发达国家,开始富有的生活。但一个知识水平有限、生活范围狭窄的青年来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太过遥远的幻想而已。所以,当时的马里奥可以说是一个精神上的流浪者。他的生活也陷入了茫然无望的困境。
mg娱乐场线路检测,普鲁达的出现为马里奥点亮了一个梦想,虽然最初是关于女性的。
当马里奥浏览着普鲁达的信件时,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胖老头竟然吸引着众多的女性。懵懂的马里奥猜测是诗赋予了诗人如此大的魅力。于是便开始潜心效仿。可见,最初的马里奥根本不识诗为何物。只把它当作一种追求女性的有力工具罢了。
但是,当他看到诗人拥吻着她美丽的妻子,并与之在音乐中翩翩起舞时,马里奥的心中似乎产生了一种莫名渴望,不仅仅是女性的吸引,而是对于一种生活的状态与态度的向往。而究其本源,也许马里奥还无法知晓,但是“诗是一种对于美的追求”他似乎有所体会。
随着马里奥与普鲁达交往的日益亲密,两人的友谊也渐渐深厚起来。普鲁达告诉了马里奥怎样用心做诗:“你沿着大海散步,你就会写出动人的诗篇”。当马里奥无意中做出了第一个暗喻,普鲁达真诚的鼓励带给了马里奥继续创作的热情。当他爱上了美丽的碧丝,向普鲁达求助时,普鲁达对于但丁的讲述更激发了马里奥创作诗歌的兴致和渴望。由于普鲁达,马里奥已把诗歌当成了毕生的追求。普鲁达成为了他精神上的指引。甚至由于普鲁达的共产党员身份,马里奥也开始关心共产党的活动,并且敢于对抗剥削百姓的竞选议员。
此时,马里奥的精神已经找到了依托,——普鲁达便是他的精神之父。

相比而言,普鲁达的精神空白是一种强烈的回归感,与尤利西斯类似,同时一种对于人群的回归。
被祖国遗弃的诗人与妻子漂泊到遥远的意大利。在这陌生的土地上,在被最亲近的故土抛弃的时候,一个异乡的、年轻的生命却给了他无比真挚的信赖。
当马里奥第一次有勇气询问,诗,该如何创作;当马里奥爱上碧丝而急匆匆的闯进普鲁达的家中与他谈心;当马里奥冒失的请求普鲁达为他心爱的碧丝做诗的时候;当马里奥不顾神父的反对和谗言,而坚持让普鲁达做他们的证婚人时。普鲁达不会因为二人身份的悬殊而拒绝帮助。相反地,他似乎越来越喜欢这个小伙子身上所散发出的单纯与真挚。这反而打消了他作为一个异乡一个漂流者的孤零与寂寞感。
在国内,他使用笔杆为武器来捍卫同胞兄弟,却反而被祖国流放。而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却有这样一个热情年轻的生命如此信赖、如此依恋他。此时的普鲁达也不再是一个无依靠的流亡者,他找到了他的精神之子——马里奥。

与《尤利西斯》有所不同的是,普鲁达最终离开了马里奥而重返故乡。
从表面来看,马里奥似乎又一次失去了他的精神之父,但其实不然。虽然由于诗人的离去,马里奥曾伤心失望。但是,他却不曾停止过诗歌的创作,他把山间海风、夏夜星空、婴儿的心跳……汇集成一首诗。他还为普鲁达作了一首诗来纪念、感激他的诗人朋友,他没有忘记动听的音乐为他带来的美好回忆。对于美的追求、对于自由平等的渴望,这些都是他的精神之父已经教会给他的:“生命中有些最美好的东西是不能被人以抹煞和践踏的。

七年之后,诗人普鲁达重返他流亡期间的家园——圣安东尼岛。虽然已经不见了马里奥的身影,但是,普鲁达却在此留下了一首为马里奥而作的“勇士之歌”,赞颂和怀念那一个可敬、可爱的年轻人。和着海岸轻轻的潮水,犹如普鲁达不尽的思念,犹如马里奥与普鲁达精神上的契合,支持着他们彼此的人生永无绝期。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