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江木塔子,女人那方会为男人抛弃自我成为他喜欢的女人

     时间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同样的东西,10年后看来可能完全不同。彼时之毒药,会变成今日之蜜糖。
   冰之世界我在10年前看的时候,认为是个很莫名其妙的悬疑片。彼时唯一留下印象是菜菜子面无表情地用冰锥敲冰,还有竹野内丰掉入冰冷海水的样子。现在看来,菜菜子敲的是石头,她是地质老师,冰锥敲冰的是酒吧小妹,唯一没变的是她脸上冷漠的表情和那很特别的布光。而且我才发现里头居然有及川光博和内田有纪,可见记忆这东西多不靠谱。
    最近还在中间发现了劳模叔……演那个被打死的摄影师,汗,劳模叔你从那时候开始就四处打酱油了啊。

野泽尚,和<沉睡的森林>一个编剧,片子风格相似,故事框架也有点像,甚至是罪犯的动机都相似,都是因为爱情.只不过<沉睡的森林>美一点<冰之世界>冷一点,但是<沉>的结局却残忍太多.
  
前面几集的铺垫太长且沉闷了些,我觉得如果拍成七集,就刚刚好.
但是本片的好看之处也就是层层递进的情节吧.让人忍不住把周围的相关人士都怀疑一遍,把他们的犯罪动机也推敲了一遍.
在这个过程中,我还为编剧担心了一下,担心前面的谜团滚得那么大,后面该如何才能抖出一个震撼的包袱,还好最后也没有让人失望.
  
菜菜子的演技很是精湛,亦正亦邪,眼神时而冷酷,时而悲怆,时而无奈,又时而坚定.她脸上那悲怆的神色,我总觉得会随时会决堤而出.
然后很喜欢她对竹野内丰的那一段关于”恋爱是种掠夺”的独白. 摘抄下来

保险调查员广川英器(竹野内丰饰)在一宗女教师死亡事件中认识了地理老师江木塔子(松岛菜菜子饰),他直觉上对这名泛着寒意的女子产生怀疑。一查之下,果然发现该名女子在十五岁时因父母自杀而获得大笔保险金。继而发现江木塔子曾经订婚三次,每次都以未婚夫意外死亡告终。临终前都以她为受益人购买大额保单,之后一一解约。这些男人真是死于自杀吗?他们为什么要自杀?他们的死无法给江木塔子带来一分钱赔偿,她还可以得到什么?怎样的爱值得用生命来证明呢?

    如果再早几年,我会认为这是个女权主义的片子。不是吗,女王气场,然后就是被大家广泛引用的那段话:“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加深,这样互相也会想占有对方跟着会同时互相来抢夺。抢夺对方的时间,抢压对方的身体,连对方的自由也来抢夺。若男人能占有自己想要的女人,会一点点地令女人绝望。女人那方会为男人抛弃自我成为他喜欢的女人,接近他的生活,煮菜跟洗衣服也希望变得擅长。但男人会说:‘我想要的女人不是这样生活方式的女人’。女人也是这样,由得到想要的男人开始一点点地开始绝望和幻灭,我想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永远交错。所以我不想来改变,也不想对方改变。”于是各位寻求独立的女性就可以借题发挥:女人必须独立BLABLA。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加深,这样互相也会想占有对方跟着会同时互相来抢夺,抢夺对方的时间,抢压对方的肉体,连对方的自由也来抢夺.
若男人能占有自己想要的女人,会一点点地令女人绝望,女人那方会为男人抛弃自我成为他喜欢的女人,接近他的生活,煮菜跟洗衣服也希望变得擅长.但男人会说’我想要的女人不是这样生活方式的女人’
女人也是这样,由得到想要的男人开始一点点地开始绝望和幻灭,我想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永远交错,所以我不想来改变,也不想对方改变.
‘因为爱现在的你也希望你来爱现在的我’
但这样说的女人大部分男人们都会忍受不了.”
————我觉得这是对很多男女关系一个很准确的概括.

江木塔子的回答:“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加深,这样互相也会想占有对方跟着会同时互相来抢夺。抢夺对方的时间,抢压对方的身体,连对方的自由也来抢夺。若男人能占有自己想要的女人,会一点点地令女人绝望。女人那方会为男人抛弃自我成为他喜欢的女人,接近他的生活,煮菜跟洗衣服也希望变得擅长。但男人会说:‘我想要的女人不是这样生活方式的女人’。女人也是这样,由得到想要的男人开始一点点地开始绝望和幻灭,我想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永远交错。所以我不想来改变,也不想对方改变。‘因为爱现在的你也希望你来爱现在的我’——这样说的女人大部分男人们都会忍受不了吧。”

    但是现在,冰之世界对现在的我来说,其实是一个关于爱的故事。其中包括的议题有:什么是爱,爱会使人们怎样,或者到底什么症状就是爱。

最后我想说仲村亨那张郁闷的脸,总演这样郁闷的角色,确实也蛮适合他的.

塔子第一任未婚夫留下录影带,的确是死于自杀。三名未婚夫,真是死于绝望吗?野泽尚借江木塔子之口表达“爱情掠夺论”同时,血腥谋杀浮出海面,疑点被抽丝剥茧地逐一放大。东京町目警察局乌城南史课长立案侦察。与此同时,江木塔子的爱慕者迫田正午尽管也充满疑忌,仍然怀着证明她无罪乃至可以求婚的美好愿望也加入调查行列。于是,乌城、英器、正午组成资讯共享同盟,分别展开对江木塔子的调查。

    首先,什么是爱,这关系到对爱的度量和定义。我们常见各种情绪:喜欢、冲动、占有……但到底什么是爱?爱这玩意,在冰之世界里,明确被定义为“想向对方奉献自己的全部”。因为菜菜子的第一个男友不幸是个有保险意识的人,非要拿保险单来概括自己的全部,就导致后面的男人不得不羡慕嫉妒恨地使用跟他一样的度量衡——结果差点让这个电视剧变成了人寿保险教育课。

随着案情的深入,谋杀的嫌疑越来越多:死者女教师池田苑惠,原来是塔子第二任未婚夫柴田医生的女友,因为被抛弃而怀恨在心,特意来到塔子所在的学校任教,并租住在塔子对面,长久监视她的举动;第三任未婚夫久松死前,有人看到池田苑惠跟他在一起谈话;而正午的妹妹七海,被发现是久松之前的女友。久松出事以后,有人发现海边女人求救。而迫田正午,因缺乏不在场证明而被拘禁。这样看来,死者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喻示每人都有杀人动机。

    我们到底凭借什么征象来确定我们是不是遇到了爱?我家有家属是西医,西医看病的办法就是排除法,你无论什么毛病,上来先验血验尿,看到某项指标高,那么就结合你所表现的症状进行归类,医生才好给你对症下药。那么,爱的标志是心跳速度吗?是占有欲吗?是嫉妒吗?一个人如果自己对爱的标准不清楚,就只好求助外部指标,反复比较。这个世界上由此产生无数痴男怨女的故事,她拿自己的女朋友去试验未婚夫的忠贞,他为了了解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而测试她的嫉妒程度……最终,人类的测试行为很像在菜市场买菜:你给我的是真货么?你给我多少,我就给你多少……但我们由此得到的比对数据就是真实的么?由于爱这个东西实在过于个体体验,这些测试往往得不到正确结果——还可能把爱这个事情搅和了。

而江木塔子,依然冷峭地如常生活。她衣着素净、来往于学校与住所之间,偶尔去酒吧呆坐。英器几次来找她都在阳光灿烂的下午,暖意融融的校园余晖斜斜地挥洒进来,黑衣黑发女人背朝着我们,干瘦的手高高扬起一个冰锥……只觉得心底发冷,手臂发麻。江木塔子的背影让我想起《本能》的莎朗•斯通。都是心理素质极好的女白领,钱或许不能带来乐趣,死亡说不定就可以。如果死亡能证明男人的爱,恐怕她们是干得出来的。江木塔子终被拘禁,当她冷笑着出来警局,傲然回头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罪犯远离了法律。

    冰之世界里提出一个验证爱的明确标志,那就是能够违反自己的本能,不顾痛苦与恐惧,(前提是你同意爱是向对方奉献自我)来向对方袒露和奉献自我。你会说,怎么可能,爱难道不是快乐的么?如果要我评论,那多半不是爱。你是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吗?如果你是,你的自我保护机能一定非常强大。世人所谓的强大人格,其实是把柔软宝贵的自我有效地包裹在一个越来越抗打击的外壳下。现代人多数自爱,你越独立,越有脑子,你的壳就越智能,越有效。但爱是要求你把柔软的自我暴露给一个人,全部向对方奉献自己。这就要求你能够抵抗住人自我保护的本能,能够一直张开壳子,把自我暴露在外。在这种时候,人会产生巨大的本能恐惧——恐惧有多大,你陷入爱的可能就有多深。你战胜恐惧的那一瞬间,就意味着你违反本能奉献了自己——这就是爱。爱错人的结果当然很可怕,全抛一片心后被对方伤害,自己毫无反抗能力,冰之世界里仲村亨大叔的老婆的下场就是这样。所以也有计算半晌,屈服于保护自己的本能而自救的——竹野内和他的前女友内田姐姐就是这么一对儿,他们只是一种融洽相处而已,一触到可能的伤害,两人就分别退却了。

爱情也同步进行。正午是打小就爱她,因为跟久松是朋友才退让的。英器有个十年的女警察朋友,他越来越投入到塔子案件中,直到有一天,女友要离开。他抱着女友,坦白而无奈地说:“还是我背叛了你啊。”多帅气简洁的真诚!至于乌城,他整夜地埋伏在塔子家对面,在她的气息里陶醉、不能自已,短时间的忘却了与妻子的婚姻问题。死去的男人尚未安息,活着的男人前仆后继,让影片里的爱情更扑朔迷离。

    这也是现代人的相处模式,一拍两散,极其自爱,多么好。

心理战是影片极为精妙的一环。英器跟塔子的、塔子跟警察局长的,均是短兵相接,一触即发,见好就收。有出戏讲英器到学校来盘问塔子。他分析她的性格并旁敲侧击。塔子沐浴着太阳的金光说:“现在由你来看,
你对那女人有什么感觉?”英器说:
“抱歉,我看不清楚你现在的表情。”塔子“刷”地放下百叶帘,房间刹时幽暗而寒冷:
“这样呢? 看清楚了吧.
这就是你所谓楚楚可怜的女人。如果说看起来就像内心受过创伤、渴望男人来解救的女人。那请你告诉我:
下个男人是谁? 爱上我的下个男人是谁?!”

    但是,但是一个人无论多么冷静自持,也永远会在内心渴望能够有这么一次,试图向一个人奉献自己的全部。与这一奉献相联的是,爱其实必须是一个人的事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这个电视剧里的男人们其实全有点象在小市场买菜。爱一旦来临,带来了恐怖,他们预感到自己要对这女人付出全部,于是害怕了,环顾四周,开始和她讨价还价,有了各种委屈——顺便说一句,菜菜子身上之所以弥漫着那样强大的魅力,就是因为遭逢如此不幸,却如此冷静自持,于是激发了男人前仆后继的征服欲。竹野内也是这样,屈从于内心对这种行为的渴望,于是选择了去爱菜菜子。
    
     这种渴望向对方奉献出全部的自己,这一瞬间的感觉,其实就是爱。我的看法是,别去管它后面会怎样和对方会怎么回报你的感情——只专注于这一瞬间,只要有这种感觉,就是你已经在爱了。

英器对塔子的男人将保单解约百思不得其解。幽暗的酒吧里,塔子挑衅的嘴角:“想知道吗?最好的方法就是你以我为收益人买份保单,然后再取消。”她比观众早一步想到解决的办法,留下目瞪口呆的英器。第二天,还是洒满阳光的办公室。“塔子,原谅我要这样来称呼你。请你做我保单的收益人。”一字一顿地凝视,“我爱你。我也将自己的生命来奉献。”——几句话让呼吸停顿。他是因为陷入工作,还是陷入爱情?竹野内丰的表演登峰造极,几十秒的戏惊心动魄。之前针锋相对的两个人由“我爱你”变得关系暧昧不明。至此,他奋不顾身的走向死亡。周围人看他也就是活死人了。

     这一刻是爱的完美境界,如果要求纯度和强度,这一感情在此戛然而止是最完美的——假如你想永恒,那么就去死吧,将它冰封在冰的世界里。在这里,菜菜子的工作是地质学老师,这也是带有隐喻的。在另外一个日本电影失乐园里,两个不伦恋的情侣选择死亡也是为此,为了保持爱的纯度,不忍离开乐园。

影片开头就是英器毫无知觉地浮在深黑色海里,周围是冰冷的海水和殷红的血,旁白:“当我被他们丢下大海,我终于明白并找到答案。如果当初没遇到她,也许今天的事不会发生。但是,我并不后悔。”

    这一刻如果延续下去,如果变成两个人的事情,彼此呼应比较,必定会产生各种委屈,呵,那就变质了,其实人们在恋爱后期的行为基本无关乎爱,更像是一种较量。

片名《冰之世界》,意指江木塔子的爱人相继死去,她对爱情充满绝望,心也随之冰冷。死亡掠夺了她的爱情她的快乐。谜一样的死亡只有英器成为她的爱人之后才能知晓其中机关。男女关系是所有人际关系里最简单也最复杂的关系,野泽尚在此呈献爱情的“掠夺性”。想保持自我,不为对方改变,也不被对方改变是江木塔子一厢情愿的奢侈想法。换言之,男人是多么有情有义,他们可以为你而死,但你却不肯为他做稍许改变。

mg娱乐场线路检测,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电影里关于爱的细节
    及川光博在酒瓶上写下给菜菜子的遗书
    竹野内最终战胜自己的恐惧决定上船去抓真凶,结束所爱的人的噩梦
    一副很家暴摸样,其实却很温柔的仲村亨大叔虽然觉得老婆很不可理喻但仍旧决定试着去理解对方,甚至为她放弃对自己很重要的升职。
    内田姐姐一直视菜菜子为敌对方,最后温和地给湿淋淋的情敌披上毛毯——那一刻,她战胜了自己,最终释然了。
    菜菜子演的这个角色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处于自我构筑的外壳的严密保护下,男人们无不因为没有得到她的自我奉献而痛苦疯狂——她在剧中只是一直默默和高傲地忍受他们的拯救与奉献而已。事实上,如果不能自己放开怀抱,她不可能被任何人拯救。这样的内心才是那最为寂然冰冷的冰之世界。不过,最后当她为了救竹野内一跃入海的时候,我看到这个世界动摇和破冰的可能性——那是放开怀抱的一跃,那是她第一次为其他人奔向一个未知和危险的境地。
     
        
    最后说说其中最让我心有所动的场景:竹野内和菜菜子激情过后,菜菜子在哀伤的音乐下絮絮诉说自己不能忘怀可怕的过去,竹野内说那是你不想忘记的缘故,我们的人生便是建筑在这些回忆上。她轻轻感叹:那么,为什么那些美丽温煦的回忆最终却会逐渐淡去呢。此情此景,何其温柔哀伤。总觉得这是编剧野泽尚借女主角之口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他的一生,风平浪静,突然自杀,也是怀抱着对爱和这个世界中美好东西最终将散去的哀愁与绝望吧。

爱情不是我要讨论的话题。看野泽尚当然是被悬疑气氛所沉迷。当我几乎对真相感到绝望,恐吓电话出现了,七海刚被怀疑接着又被杀。英器反而开始相信塔子是无罪。他是被爱情迷了眼睛,还是真的有罪犯呢?

《冰之世界》编剧的美让人对日剧文化有全新的认识。它成就了野泽尚、竹野内丰和松岛菜菜子,它展现了人性最柔弱的一面。它重复着爱与死的永恒话题却不拘泥于此。死源于爱的绝望。生也源于爱的真诚。无论是爱情,还是悬疑,《冰之世界》绝对是一部经典。

若有遗憾,只能是结尾。爱情总有遗憾吧,让罪犯受到惩罚,任由英器死去,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苦遗憾才符合野泽尚的气质。野泽尚一生,风平浪静,突然自杀,也是由于爱的绝望吧。他让英器复活,塔子终于释放情感。只能说是他个人对完美爱情的希望吧。

2008年9月4日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